台湾电影产业正蓬勃!特效化妆师程薇颖:在这里值得你花时间犯错

(本文版权为《BeautiMode》创意生活风格网所有,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每次完成一个案子、看见电影海报、去参加首映,都会让我觉得完成了一件很棒的事!」走进特效化妆师程薇颖(Zoe Cheng)的工作空间,映入眼帘的是整齐展示在墙上的海报,以及陈列在桌面上的雕塑作品,不知情的人,铁定猜不到这里是电影特效化妆的工作室,可能还以为这是间雕塑教室。

解构《攻壳机动队》特技化妆场面 专访香港剧组特技化妆总监Ryan Li

_MG_3809.jpg
台湾特效化妆师程薇颖。(图/BeautiMode)

「我们的确大部份是在做雕塑、翻模这些事,先有这些基础後,才会用化妆材料去上色。」程薇颖说,「或许是因为特效化妆里有化妆二字,所以大家会以为,化妆就是把人变漂亮、上眼影之类的,但其实在国外,这个名词涵盖范围很广,只要是改变人的形体,例如加东西在人的身上,都可以算是化妆,而且制作特殊道具,也属於特效化妆的范围。」

《最黑暗的时刻》特效化妆过程影片大公开,来自日本的化妆师操刀!

_MG_3806.JPG
程薇颖特效化妆工作室中展示的特殊道具。(图/BeautiMode)

毕业於温哥华电影学院(Vancouver Film School)特效化妆组的程薇颖,曾於2010年获得国际化妆大赛特效化妆组(International Makeup Trade Show)冠军,入行至今已迈入第九年,在《劣人传之诡计》、《德布西森林》、《一路顺风》、《记忆大师》、《吃吃的爱》、《盗命师》、《摇滚乐杀人事件》、《幸福城市》,以及2019年即将上映的《缉魔》、《第九分局》、《返校》、《秘密访客》等影视作品,都可以看见她经手的屍装、伤装、老装,以及奇幻生物,而提起国外与台湾产业环境的差异,程薇颖表示,其实近期台湾的电影题材,变得越来越多元,但要发展到与西方的规模媲美,仍然需要相当的时间。

「好莱坞发展这个产业,也有百年的历史了。」程薇颖说,「一开始他们也经历过师傅带徒弟的阶段,然後开始有学院,最後才是建构整个电影产业,当它成为一个工业的时候,就会有固定的产量,业内也会有特定专业的人分工做不同的事。」

▼在电影《第九分局》中,程薇颖先经过翻模、塑形、上色,以化妆改变人的外型,最後再黏贴到演员身上。

程薇颖表示,台湾与国外工作环境最大的差别,是西方的分工非常明确,不会有「跨界」操作的可能,而且工作时数稳定,因为各个职业工会针对劳动环境,都有明确的规范。

「我在洛杉矶工作的时候,都是待在Lab里,也就是工作室,然後我发现大家都尽可能只工作八小时,时间到老板也会要你休息。」她说,「不过在中国大陆拍戏的话,又是另一种体验了,剧组爱拍多久就拍多久,但是如果今天有老外来合拍,他们的合约就是一天只工作八小时,时间到就离开,要加时间必须付加班费,而台湾则是介於两者之间。」

▼《吃吃的爱》中蜥蜴人的全套特效化妆,需要花费四小时才能上妆完成,是台湾电影少见的全身特效化妆。

程薇颖解释,电影走向工业化最大的特徵,是业内会成立许多职业工会,来规范酬劳、工时、就业环境等基本事项,这些规则虽然表面上看起来限制颇多,但对於从业人员来说,是不可或缺的保护伞。

「工业化的意思,就是以工会的形态来相互约束。」程薇颖表示,「没有这层架构,会让大家很难存活,因为如果我今天开价是两万,後面来的人做一样的事开价五千,那麽环境就会不断恶化。」

好莱坞电影特效前後比照,只能说现在科技真的太「叹为观止」了!

不过,虽然台湾的制度与国外相比不甚完善,程薇颖也指出,近年来其实越来越多人开始意识到环境稳定的重要性,开始在合作的过程中有所坚持。

「虽然我入行也才第九年,但有时在谈案子的时候,我也会坚持某些点,能坚持就要尽量坚持。」程薇颖说,「而且现在有很多导演,他们可能也在国外工作过,知道好的制度可以制造正向循环,所以也会坚持只拍一定的时数,而不是让大家累到一个极致,接下来几天就没力了。」

除了产业制度尚未建立,程薇颖也指出,许多人都认为台湾的电影不如国外,是因为资金、技术或人材不足,但其实很多时候,一部电影的成功与否,不一定是有形的因素决定的,无形的经验、默契也相当重要,而要建立默契与共识,就必须在合作的过程中不断地沟通、犯错、修正,但台湾多数人似乎对犯错非常恐惧,甚至会为了不出错牺牲了沟通、解决问题的机会。

「这个行业很依赖经验,以及有逻辑性、计画性地去执行剧本,如果没有计画、测试,跟足够的准备时间、出错机会,本来就很难一次到位。」程薇颖说,「不同专业的人聚集在一起,总是可以玩出一些东西、创造出一些东西,但这种创作需要砸下一定程度的成本,花时间去犯错……但为什麽我们会被要求在不给钱、不给时间的状况下,不能犯错达到100%?」

好莱坞电影也是会出包,被大家找出来的错误细节!

程薇颖表示,因为低估尝试、犯错的重要性,让台湾的电影在制作时,即使集结了各方最优秀的人材,有时成果仍然不尽理想,不过,近期比较年轻的团队,针对这个现象也有解决的办法,大家会在制作初期,就依据经验把可能会遇到的状况提出来与合作夥伴讨论,交换经验减少出错的机会。

「比较年轻的团队,大家会先把可预见的状况说出来一起讨论,例如电影美术可能有哪些经验,遇过哪些问题,我们配合时可能会发生什麽事。」程薇颖说,「因为大家都曾经犯过错,所以可以这样避免以後不要发生同样的情况,新的问题出现後,也可以坐下来讨论,下次该如何解决问题,这样大家也能继续进步。」

最後,针对想要进入电影产业的年轻学子,程薇颖表示,这一行虽然十分辛苦,但是每次看见参与的电影逐渐成形,最後出现在海报、大银幕上,仍然非常有成就感,而且近年来台湾电影的创作题材,变得越来越多元,许多以往令人为之却步的环境缺陷,也逐渐地被改善。

「每个产业都会有好与坏,重要的是要如何看待这些好与坏,如果一开始就觉得这一行很辛苦,那又有哪个产业不辛苦呢?」她说,「这就像是开咖啡厅,看起来好像很悠哉,但真的踏入这行,就不可能像只是喜欢喝咖啡那麽悠闲」

「现在的影视产业,大家写的剧本一直在多元化,可以做的主题越来越多,是一个正在发展的时代,所以现在进入这个产业,其实是个好时机。」程薇颖说,「做我们这一行,坐在电影院里参加首映,看着大家一起努力完成的作品,其实会觉得很兴奋,觉得我们很棒,完成了一件很的事,所以我认为,年轻人想要踏入这一行,只要内心知道这就是我想做的,就勇敢去做,不用顾虑太多。」

精灵女王凯特布兰琪的美丽心法 「拥抱改变的力量,你就可以勇敢追梦」

采访摄影:BeautiMode

(本文版权为《BeautiMode》创意生活风格网所有,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广告、专案等商务合作,请发信至:[email protected]

真正创造历史!盘点5部划时代的特效电影 《魔戒》系列真的是神片!
隐身於电影幕後的职人们——概念设计师、收音师及调色师在做什麽?
「龙后」负伤拍戏超敬业!《我就要你好好的》原着作者Jojo Moyes揭露艾蜜莉亚克拉克不为人知的一面

BeautiMode创意生活风格网为宏丽数位创意股份有限公司旗下最具亚博娱乐手机商业知识的线上媒体,我们从人文角度出发,报导国内外优秀的亚博娱乐手机与娱乐产业工作者及创意人士,推动台湾新锐品牌,探索影视美学…期望透过我们深入浅出的介绍,让业内人士或产业门外汉都能对相关领域发展和脉动有更深入的了解与认识。